您的当前位置:幸运飞艇网址计划 > 圣纳普斯饮料 >

【LOL睡前故事】 Traveller (旅行者)

时间:2019-09-06

  

【LOL睡前故事】 Traveller (旅行者)

  罗安进了贝西利科,街上到处都是人,偶尔有一辆马车从街上穿过,撞倒几个平民。

  “不朽堡垒的庞大震惊到我了,高耸入云,但是,感觉总有一股邪恶的气息从这里散发出来,可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或许我该好好休息了。”

  罗安决定向东北方向行走,一直到诺克萨斯的“勇气之城”贝西利科——这座曾反抗过诺克萨斯举兵反抗的城市。于是他先前往科瑞克瑟,这座小镇看起来十分富有,到处都是堆满了小麦的袋子和一桶桶风干肉。

  “嘿,朋友,你是外来者吧?需不需要城里的地图?”一个胖子拿着一卷纸朝罗安走开,“哦,谢谢,请问要多少钱?”罗安礼貌地问,“不多,10银币,这张地图包含了诺克萨斯城区除了不朽堡垒的其他地区,每一个商店,巷子,以及,黑市!”胖子微笑道。罗安爽快地付了钱,拿着地图,他走向了城里最大的旅店——蔷薇旅店。

  罗安晕过去了,醒来后,他发现他正在一个小屋里,一个大叔坐在一个盾牌上看着他。“你醒了?”那个大叔笑着对罗安说。“这是哪里?我怎么在这?”罗安有点惊慌失措,“小朋友,这里是布隆的小屋,布隆把你从凛冬之爪手里救了下来!”罗安看着床头柜上有几个圆形饼干,管不得那么多,吃了下去。

  为了前往弗雷尔卓德,罗安看着地图决定沿着河走,这样一路上可以在村庄购买补给。走了几天的贫瘠荒原,他们看到了一望无际的达尔莫平原。正值春天,平原上生机勃勃,一个农夫驱着羊群或牛群的景象多了去。

  写完日记,罗安倒头就睡,他已经很多天没睡这么好的觉了,在船上,波浪声总能把他吵醒。

  “真该把他扔到辛吉德哪里做人体实验!”对面那家卖废料汉堡的老板马克顿大声喊道。忽然,他看见了罗安:“嘿,罗安,你有办法把他弄下来吗?”“恐怕没有,马克顿先生。”罗安笑着对这位年满六旬都没有在祖安的毒气狂潮中消逝的老人说。

  罗安看到这情景,顾不上这么多,直接拿着魔法炮冲了上去。“米萨罗法!”这是他舅舅教他的敏捷术法。那只猴子的速度明显加快了,棍子在石甲虫中来回穿梭。一棍,一只大型石甲虫便飞了出去。罗安用小刀与一只大型石甲虫搏斗,石甲虫大力地扑向罗安,貌似想凶狠地把罗安撕成碎片。罗安当然不会妥协,拿出魔法炮瞄准石甲虫的眼部,这是它的弱点。“咚,”爆炸声传来,石甲虫的核心爆炸开来,罗安不禁惋惜。

  到了中午,他们终于进了城。这里十分寒冷,或许是因为这里是弗雷尔卓德与诺克萨斯边境的缘故。街上的人很少,他们都穿着厚厚的保暖大衣,这是用雪狼皮制作的。罗安和悟空拉着马车走向了市场,在这里总会买到有用的东西。悟空买了许多的橘子和桃,以及迈瑞尔大饼。罗安则去机械铺,购买了一把可以在魔法炮和长剑两种形态来回切换的武器,这一把可要800金币,他又去买了几瓶魔法药水以及生命药水,也花了几十个金币,这下他们又成了穷光蛋。

  “罗安,这里真美!”悟空站在马车车顶上惊喜地看着平原,确实,花草相间,红绿交加。罗安笑了笑,“这里是诺克萨斯牧业最发达的地区,许多的小部落都在这里养殖。”

  逛了快一个小时,罗文终于走到了不朽堡垒,可惜不让进去,他只能拿他的祖安x1—7100型相机拍几张照。拍了十几张,罗安便去诺克萨斯的雇佣兵工会,这里总会有一些挣钱的法子。他下一步既然打算去弗雷尔卓德,他就必须筹备路费。看了看现在的单子,罗安挑了一个A级任务——猎杀石甲虫,并取下他的魔法核心。虽然是A级,但只要找到一只单独的石甲虫,凭它那笨重的身躯,恐怕很难碰到注射珍贵的海克斯身体改造药剂的罗安,这可是他的父亲用性命从皮城偷来的药剂。

  罗安拿起了背包中的魔法炮指着两个劫匪,一胖一瘦立刻停了下来,“举起手来!”罗安拿着魔法炮对着二人说道,俩个人听话地把手举起来,然后罗安一炮将他们两个人一起烧成灰烬。

  罗安带着悟空回到了任务大厅,人们很诧异,因为他们很久没见过瓦斯塔亚人了。罗安拿出了一袋子的石甲虫核心,“您好,一共1300金币,扣除手续费百分之五一共是1235金币。”前台的员工对罗安说道。

  “嘿,这可不能吃!”布隆对着狼吞虎咽的罗安说“这是布隆秘制的魄罗饼干!用生肉和生鱼做的!人吃了可会拉肚子!”很明显,罗安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说到这里,这只猴子的眼里竟现出一丝悲伤。“额,那个,如果你想去世界各地找人切磋,不如加入我?这样你也多个朋友,省的旅途寂寞?”罗安笑着说。“真的吗,很久没有人类愿以后和我交朋友了!现在,你记住,我叫悟空!”

  拿着金币,罗安去买了一辆小型旅行马车,他和悟空把刚买的食物和工具都搬上车。罗安又回旅店把行李搬出来,然后在前台退了房。把一切准备好之后,罗安驾驶马车,准备前往弗雷尔卓德。

  深夜,他来到了巢穴附近。突然,一只猴子拿着一把棍子,身上还背着一把剑,朝石甲虫冲了过去。大型石甲虫大约有四五只,中型有十几只。

  森林深处,几只野鸟在树上嬉戏,丝毫没有注意到天上的巨鹰。地上有一只野兔在悠闲地散步,随后,一只大型魔沼蛙便把它直接吞下了肚。罗安隐秘地在高草中行走。不一会,他就看到了一座大型石甲虫巢穴,可他不确定有几只。罗安打算等到晚上,这样,他就可以在夜色中先解决一只。罗安制作了一个小型窝棚,在顶上铺了一层草,便沉沉睡去。

  在旅店休息了一天,罗安出了门便看到悟空站在马车上,行李已经搬好了。“罗安,弗雷尔卓德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吗?”悟空好奇地问“臻冰,臻冰可以维持千年不化,会源源不断地散发寒气,而且据说有个胖子用臻冰酿出了绝佳的美酒。”说到这里,罗安舔了舔嘴唇,他带的啤酒早在船上喝完了。

  罗安和悟空骑着马车出了边境,远远地就看到了这个数千年都被冰雪覆盖的国度。天色暗了下来,他们急忙赶车,为了在弗雷尔卓德行走,他们特地买了马用大衣。

  罗安上了马车,清点了一下行李,清点无误后,便驱车前往远方的掘沃堡。掘沃堡可是诺克萨斯最大的矿业城市,在这里应该会买到一把好武器,罗文需要换一把剑了。

  可他们还是太天真了,他们只管赶路前往阿瓦罗萨,却不知,后面的食物正在慢慢消失。“罗安,我,我想吃个桃子。”悟空小声地说道,“行啊,你去后车厢拿。”罗安专心地驾驶着马车。悟空跳到了马车后部,“不好了,罗安!我们的食物,全都没了!”

  一声久远的号角声响起,一群凛冬之爪小队骑着马向他们冲来,“该死,是他们用了什么魔法让我们的食物消失了,库塔塔马!”一个火球在罗安头顶出现然后向小队领头飞过去。“悟空,你驾车跑,接着!”罗安朝悟空扔了一块风干肉,分量足够他吃几天了。“记住,我萨恩·罗安,没有必须要做的使命,可你有,你有自己的使命,整个无极的......使命。”

  大约用了三四天,就到了贝西利科,罗安看着高大的城墙,不由发出了感叹,“这里的城墙可比祖安那破烂的城墙好多了!”

  “对了,马克顿,我的药水店恐怕要交给你管了!”罗安对马克顿说“你说什么?你小子要走?为什么,这里虽然脏了点,乱了点......”

  走了几步,他回头望了望,随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他生活了二十七年的肮脏与罪恶之土——祖安

  他坐上了一艘前往不朽堡垒做药品交易的商船,船上有十几个水手和几个雇佣兵,应该会很安全。看着美丽的大海,旁边的船长扔下了一个银蛇币。“为什么你们要扔一个银蛇币?扔钱可不是一个好习惯。”罗安很好奇,“哦,朋友,我是一个比尔吉沃特人,这是比尔吉沃特的航行风俗,叫什一税,只要向大海送去我们诚心诚意的礼物,泰坦就会保护我们的航船,反之,他就会将我们和我们的船一丝一丝地摧毁,虽然我从没见过他。”这位船长答道,他一脸的诚恳。

  在家中忙碌了半天的罗安,收拾好了他的行李:81个金币,一把魔法匕首,还有祖安产的火焰魔法炮,只要输入魔力就能释放火球!四五瓶啤酒,这可是他唯一的娱乐手段,半背包的干粮。背着背包,用钱买通了城门的守卫。

  罗安走上了镇子的瞭望塔,这里可以用瞭望镜看到弗雷尔卓德的一点面貌。在观察了现在弗雷尔卓德的天气后,罗安决定先在德鲁涅休息一天。劳累了这么多天,应该好好休息一会了。他开了一间双人房,把行李全部搬进屋子,马车就留在旅店门口。

  他开了一个单人二等房,顺便打听了一下,卡西奥佩娅有没有回不朽堡垒。前台的老人听到这个问题,对着罗安威胁道“你最好不要打听我们国家的人,尤其是杜克卡奥将军的女儿,这可是诺克萨斯,不想被喂鱼就别瞎打听。”罢了,罗安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了自己的日记。

  “哦,天哪,你们看,那个鸡冠头小子又爬上了‘毒蛇’!”一个全身几乎都是机械零件的人指着城市上空的巨艇上的戴着一个神秘装置的年轻人说道。

  罗安拿出了他的切换型魔法炮,一炮打碎了一个战士的头,随后又切换成长枪与其他几个人纠缠起来,突然被一个人刺穿了胸膛。“罗...罗...罗安!”悟空看着受了伤的罗安,开始大叫起来,只可惜马车走的飞快,他只能看着越来越远的罗安。

  还没说完,他就被罗安打断了“马克顿爷爷,我想去旅行,环游整个符文大陆。”

  掩盖了痕迹的罗安直接穿过镇子,因为在镇子的肉铺里,有人血的气味流露出来。出了科瑞克瑟,罗安一路往东走。天黑就拿出自己带好的篝火柴和祖安的劣质打火机生火,度过一个夜晚。

  然后,不幸的事发生了,他被打劫了,被他认为十分友好的村民。见鬼,我为什么不直接到赫多拉木坐船去贝西利科?罗安后悔地想到,可惜来不及了,“小子,你是个旅行者吧,那你身上应该有不少钱吧?”一个面目因为贪婪而变得扭曲的恶心胖子笑着对罗安说,而且手里还拿着一把杀猪刀。另一个瘦瘦的高个子对着胖子说:“斯福安,不要和他废话了!”说着,他拿起手中的伐木斧对着罗安冲过去。

  “呵呵,布鲁德,你的剑术貌似又提高了许多,不愧是我们帝国最强的剑客。”车上的女人笑道,并把她的头伸了出来,似乎想记住这个人死时候的惨烈表情。“是卡西奥佩娅公主!诺克萨斯最自豪的杜克卡奥将军之女!”所有平民不禁喊叫起来,紧接着,马车向城外驶去,貌似是直接到不朽堡垒的。罗安摇了摇头,往港口方向走去,半途肚子却响了,“真是丢人”罗安心想到。进了这里一个中他等水平的餐馆,点了一份酱角牛肉和利拉多大饼,“不愧是诺克萨斯的海港城市,菜就是比祖安那里不知道有多脏的病毒虫沙拉好吃!”吃饱喝足后,他去了这里的港口:血红港,这里常年被捕鱼人打上来的鱼的血以及他们身上伤口流下来的液体染红。

  路上用了两三天,他们就远远地看到了一座庞大的城堡,罗安决定到那里要好好买些东西。现在车上的补给品完全不足,没有足够的水果,没有适当的武器,而且最致命的是,他们连一个绷带都没有。

  把东西留在旅店,只带着他的金币和魔法炮,他就出了门。走了没多久,他看见一家店铺的牌子上面写着“艾欧尼亚千年手艺传承,强大的多兰剑,仅仅500金!买多兰剑还送生命药水一瓶!”一个铁匠在门口站着,似乎表明了这是他的手笔。

  就在第四天,罗安远远的看到了诺克萨斯首都的不朽堡垒,这是整个帝国的心脏。下午三四点钟差不多,他就到达了港口。一下船,他便感觉被许多目光盯住,毕竟这套装束在一大堆平民中比较显眼。

  他去武器店买了一把可以轻松破坏石甲虫内核岩石的小刀,用来取核心。然后便直奔诺克萨斯几十里外的森林走去。这一单貌似有多少核心就给多少钱,一个核心五十个金币,如果他杀几十个这可以让我买一辆旅行马车,这样他的储存空间就多了,可以放下很多东西,这对现在背包很重的罗安是个好消息。

  “祖安越来越乱了,从这里出去个杀人狂魔,现在又来个毛没长齐的小孩子给我们捣乱!”马克顿看起来十分气愤,“要是这不是我的故乡,我早走了!去随便一个城市,灵气充沛的艾欧尼亚,或者禁止魔法的德玛西亚!”

  一路上走了六七天,他们就看到了平原最大的小镇,德鲁涅——堪称诺克萨斯最繁荣的小镇。这里的肉类和粮食是几车几车地往城里贩卖,铁器类和药品类同样很受欢迎。

  祖安,一个肮脏不堪的科技城市,随处充满着折磨人致死的毒气,罗安一如既往地带着他的面具在街上晃悠。

  罗安站在甲板上,望着这无边无际的守望者之海,幻想着不朽堡垒的景观。船一路向西北方向航行,一路上看到了许多诺克萨斯的城镇,让罗安印象最深刻的恐怕还是龙门,这座依山而建的小镇,矿业发达,为其他城市提供了稳定的武器源。

  悟空在镇里买了诺克萨斯最甜的桃子,虽然比不上艾欧尼亚的水蜜桃,但可以使他解解馋了。罗安看着乐呵呵吃桃子的悟空,笑了起来,悟空是那么的天真。罗安去了一下烘焙店,买了一袋子的燕麦饼和面包,这样可以一路直接到达掘沃堡,那里就是诺克萨斯和弗雷尔卓德的边境,为了在弗雷尔卓德安全地旅行。他还买了两套防寒大衣,又买了两个火焰核心,只要输入魔力,就可以源源不断地散发热量。

  多兰?我在古书上看到过,貌似是艾欧尼亚的几百年前的铸造大师,可他的手艺没有传承下来啊。罗安想到,罢了,反正我买不起。

  那只猴子用棍子打碎了好几只石甲虫了,可核心却完美的保存下来。十几分钟后,所有的石甲虫都躺在地上,体内只有核心还存留魔力。罗安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又看了看这只猴子,欲言又止。猴子看着罗安,貌似知道罗安的请求。他用棍子把核心取出来,递给罗安。“人类,你好。”猴子说道,罗安很惊讶,“你一定在想,猴子怎么会说话?我可不是猴子,我是瓦斯塔亚人,我想去世界各地修炼,与那些武艺高强的人切磋,如果我的师傅还在,我就不用在这里了。”

  罗安眼前驶来一辆贵族马车“你们这帮贱民!都给我让开!不然就把你们关到太阳监狱去!”马夫对这些平民大吼道,里面的贵族掀开了布帘,是一个女性的声音:“布鲁德,怎么了?这帮贱民不值得我们费功夫,母亲在等我们。”“小姐,这里被一群贱民拦住了!”说完,下面的一个平民不乐意了“你骂谁呢?贵族的贱狗?”刚说完,他的喉咙便被切断了,“你再说一遍,哦,对不起,忘了你不能说话。”就一瞬间,马夫用剑刺穿了平民的喉咙。

名校集团 软件 汽车之家 在线教育
联系我们

400-28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幸运飞艇网址计划